第二十章借坡下驴
叶落成秋 2019-04-26 2233 字

当然,他在诉说和王伟发生争执的过程中,不乏添油加醋的把王伟如何冒犯他的权威,如何的视公司的规章制度为儿戏的罪名强加在王伟头上。

在江楠看来,作为公司的最高负责人完全有权力,对违犯公司规章制度的员工进行批评教育的。他完全占理,并没有什么过错,而王伟却敢于藐视他的权威,和他对着干,像这样违犯规章制度的员工理应开除,肃清公司的队伍。所以,他专程上来和刘总监通个气,决定直接把王伟开除。

“噢!原来是这样。”刘佳佯装恍然大悟的神情,她转过身来,一脸严肃的盯着王伟,质问道:“王伟,江总说的是不是事实?”

王伟知道自己该站出来为自己辩护了,他十分镇定的往前走了一步,大义凛然的回答道:“总监,你不能轻易相信他的一面之词。这跟姓江的所说的话出入太大了,事情经过是这样的。”

于是,王伟便一五一十的把自己如何和江楠起冲突的原委如实陈述了一遍,他把江楠如何不分青红皂白就对自己横加指责的态度惹恼了自己,所以,才没忍住和江楠起了争执的经过如实的讲清楚。

临末,王伟说道:“总监,我今天早晨本已经走到公司门口,是你叫我回家取材料,所以,才晚来那么一会儿。可江总根本不听我的解释,就主观武断的认为我违犯了公司的规章制度,要行使权力把我直接开除了。我当然对他的草率决定不服气,所以,就和他起了争执。事情经过就是这样的,现在你如何裁决这事,我听你的。”

直到此时,刘佳才闹明白王伟是如何和江楠起的争执的,这可不是件什么好事儿,而是一个烫手的山芋。

但现在自己已经卷入了进来,自己就得表明自己的态度,刘佳如是想到。

她在脑子里稍稍理了一下思绪,便决定把双方劝和了事。

为了给江楠一个台阶下,刘佳佯装愤怒的喝斥王伟道:“王伟,你胆子未免太大了嘛!竟敢顶撞公司老总,谁给你的权力的?你是不是不想在这公司干啦?如果你打算辞职,马上写辞职报告,我立即签字,让你走人。”

刘佳心里还在企盼王伟不要一根筋的和自己顶牛,她边说边向王伟眨眼睛,希望他能够看出自己的一片苦心。

刘佳质问自己的话传入王伟的耳朵,让王伟颇有怨言。他心想今天闯雷,完全还不因为你打电话让我回家取材料,才让自己遭受这无妄之灾。现在倒好,为了撇清自己,竟然把自己给推了出去,根本不念旧情。

唉!这世上真是人心不古呀。王伟悲哀的想到,自己算什么呀?还不是他们这些尊贵的天之骄子手中的一枚棋子呀!

不过,王伟冷静下来一想,虽说自己还并未彻底了解刘佳的脾气,但通过近期和她的接触,她并不是是非不分的人呀!她应该算是明事理的女孩子,不是良莠不分的平庸之人。

想通了这一点,王伟不由抬头望了刘佳一眼,发现她正冲自己眨眼睛。知道她这是走曲线救国的路线,故意指责自己藐视公司领导权威,理应受到批判,让江楠抓不住理,这样才能让自己躲过这一劫。

洞悉了刘佳的内心想法,王伟便配合她演了场苦肉计。

于是,王伟便装着悔恨交加的表情对江楠诚恳的道歉道:“江总,今天是我做得不对,希望你能大人有大量,原谅我的过失,我这就给你赔礼道歉了。”

为了要表现他真诚悔过的态度,王伟还主动的向江楠弯了弯腰,表示他的诚意。

虽说江楠是个二百五,但在眼下这种情形下,他即便有满肚子的火,也不好当着刘佳面发作出来。更何况他眼下正如火如荼的在追求刘佳,眼下她都出面打圆场,如果自己不见好就收,非要和眼前这臭小子较真,首先就把眼前这如花似玉的美人儿给彻底得罪了,那就休想能够博得她的欢心了。

想明白了这一点的江楠,虽说对王伟刚才顶撞自己恨得牙痒痒的,但在这种情况下,他只得借坡下驴,装着很大度的说道:“王伟,既然今天有刘总监为你开脱,我就权且放过你的冒失。不过,你可听好了,既然你还希望在本公司做事,就得遵守公司的规章制度。如果以后还犯类似的错误,立马走人,谁也保不下你的。”

虽说没有彻底打击王伟的嚣张气焰,但自己出马找刘佳论理,还是小有收获的。江楠便也志得意满的对像跟屁虫一样的阿森说道:“阿森,我们走,这次就放过这可恶的家伙了,人家海天公司的凌总还等着我们呢。”

说完,江楠冲刘佳挥了挥手,说了句“刘总监,多有冒犯,希望你不要责怪。”然后便扬长而去了。

待江楠二人进了电梯以后,刘佳才教训起王伟来:“王伟,我不是提醒过你嘛,千万不要和姓江的小人置气,他可是个小鸡肚肠的小人,睚眦必报,什么阴损的事情他都做得出来。你为什么不愿意听我的劝呢?非要和他争个输赢,现在倒好,让他找上门来兴师问罪。”

“总监,其实他是看我不顺眼,认为我碍了他的好事,故意找我的茬的。”王伟不服气的为自己辩解道。

王伟没有说出来,那猥琐的家伙一直在狂追眼前这美女而不得,认为自己坏了他的好事,故意找自己的茬。不管自己做没做错什么,他都会鸡蛋里挑骨头,找自己的不是的。

“古人都知道人为刀殂我为鱼肉的道理,你可倒好,像个愣头青,非要和他论过输赢。难道你不知道就算你争赢了,他就会向你服输吗?你也太幼稚了呀!真不知道你这么多年是如何混过来的。”刘佳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数落王伟道,在她看来,王伟应该是个明事理的人,知道进退,不应该像今天这样和姓江的针尖对麦芒的大干一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