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兴师问罪
叶落成秋 2019-04-26 2278 字

“你等着,我马上就去找刘佳,要她点头同意我的提议,看你还张狂了几时。”江楠真的是被王伟给气急了,连站立都有点费劲了。幸亏一直跟随他身后的阿森,眼见情形不对,赶紧伸手搀扶了他一把,才不至于让他当场丢人现眼。

由于江楠平时在公司里养尊处优,没人敢冒犯他的权威。所以,他质问王伟的时候没控制音调,惹得很多在办公室忙事的员工听到外面的动静,都纷纷冲出来看个究竟,江楠吃瘪这一幕一点不落的都留在众人的眼里。

“江总,你请便,我不恭候你了。”眼见江楠理屈词穷,他才懒得理睬这耀武扬威的家伙,径直往电梯口走去。

王伟被这猖狂的家伙数落一通,他浑不当一回事,权当被狗咬了一下。他不觉得被公司总经理教训,有多丢面子。

他知道在这凌云公司,除了那隐在背后的也就是江楠的老爸以外,就数这家伙权势熏天。不然,他哪那么专横呀?

而江楠却不这么看,他执掌这公司有些年月了,还是第一次被公司员工顶撞下不来台,这面子可丢大发了。

缓过劲来的江楠收起了往外走的脚步,掉过头来,上门找刘佳兴师问罪起来。他认为王伟敢于冒犯自己,完全是刘佳管理手下不严,才让眼前这臭小子敢于捋自己这虎须。

“阿森,咱们上楼找刘总监去,今天非把这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阿猫阿狗给踢出公司去。”

阿森亦步亦趋的跟在江楠身后,同时不忘提醒江楠道:“老板,那海天大厦的凌总可正等着你啦!你看?”

“凌总的事情等会儿再说,你先给姓凌的打个电话,让他先等等,说我有急事需要处理。”江楠没好气的喝斥阿森道。

“哦。”被老板吼了一嗓子的阿森连屁都不敢放一个,连忙把手机摸出来,拨通了海天大厦凌总的电话,把江楠的意思转达给了对方,然后又追赶了上去。

听到办公室的大门被推开,埋头做事的刘佳知道是王伟回来了。

她抬起头问道:“王伟,我要的材料取回来了吗?赶紧给我,我急需要呢。”

平复了心情的王伟的脸上早已古井无波,饶是细心的女孩子的刘佳也没看出异样。她根本不知道刚才在公司大楼的大厅里,面前这家伙和公司的总经理舌战了一场,更不知道江楠正气势汹汹的找上门来,要求把面前这家伙给直接开除掉。

王伟把手上的材料轻轻放到刘佳的办公桌上,一脸平静的说道:“总监,给!这是你要的材料。”

放下手头的材料后,王伟转身到饮水机前放了一杯冷水,一口气灌了下去。刚才和那条疯狗理论一番,着实让他的嗓子冒烟,这嗓子忒不舒服,这一杯水灌下去,他觉得舒服多了。

他不准备和刘佳提及刚才在公司大厅发生的那场插曲,在他看来,这事没必要让眼前这女孩子为自己担心。

他还不知道江楠已经气势汹汹找上门来了,他只知道自己着实把江楠给得罪到家了。

现在他已经做好打算,准备对江楠的使阴招来个见招拆招,这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

刘佳手头的材料还没看完,那江楠很没礼貌的就破门而入了,这让刘佳的秀眉不由皱了起来,就凭江楠这没教养的举动,让刘佳对他的看法彻底降到谷底了。

“刘总监,你是怎么管理你手下的?怎么为公司招来了一个白眼狼呀?”江楠这是上门兴师问罪来的,一见面就咄咄逼人的质问起刘佳来。

“我说江总你哪来的那么的怨气?是谁招惹了你,让你跑这儿来耍威风的,你是不是走错了地方呀?想耍泼请到别的地方去,我这儿不欢迎那胡搅蛮缠的人。”

江楠人还迈进来,就开始兴师问罪起来,让刘佳一头雾水,她在想,是不是这讨厌的家伙的脑袋被门撞了,甚或是被驴踢了,莫名其妙的就来质问自己。所以,她也不软不硬的给他顶了回去。

“嗬哟!原来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我总算知道了那小子为什么有那胆量顶撞我了。”江楠阴阳怪气的说道。

“我说江总有什么话请明说,不要那么阴阳怪气的。到底是谁冒犯了你呀?让你有那么大的火气?”

刘佳还对昨晚眼前这伪君子使用下三滥的手段把她给灌罪生他的气呢。没曾想他还咄咄逼人的找上门来,她不明白这白痴一样的家伙发哪门子火,所以,才耐下性子要问个明白。

而王伟对咄咄逼人找上门来心知肚明,他知道是刚才那句“江总要开除人,必须要顶头上司点头同意才行”话找到刘佳这儿来的。

他也不揭破,看看这呆头鹅会如何信口雌黄告自己的状的。

“刘佳,你不要揣着明白装糊涂,你说我今天到你这儿,会告谁的状?这不是虱子明摆在头上的吗?”江楠还误以为刘佳在袒护王伟,所以,他这话可是带着火药味的。

此时,刘佳才有功夫转过头去,看了王伟一眼,心想这小子不声不响就把公司里有名的呆霸王给惹恼了。

那天自己曾还好心的提醒过他,让千万不要去招惹这姓江的。怎么这么快就和这姓江的抗上了呀?

这个时候,刘佳可是心知肚明,但她仍然装着不知情的诘问江楠道:“江总,凡事总得说个子丑寅卯呀。你这么不分青红皂白的找上门来质问我,是不是以为我是软柿子,很容易捏的?”

刘佳的言语里也带有情绪,所以,她也没给江楠好脸色。

眼见又要和这娇俏的女孩子谈崩,江楠不由镇静了一下。知道自己也太性急了,陡地一上门就开始对刘佳兴师问罪。难怪刘佳会生那么大的气,他知道自己也太莽撞了,于是便平复了一下心情,把自己如何批评王伟的原委给说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