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重生了?
许人间别离 2019-10-17 2180 字

“李导,我姐姐还是个雏,您对她,可要温柔一点啊~”

灯光昏暗的包房里,一个穿着清纯的女孩儿冲着旁边大腹便便的男人抛个媚眼,旁边沙发上躺着一个睡得人事不知的女孩儿。

“好说好说,我李某生平最爱的就是怜香惜玉!”大腹便便的男人拍着胸脯保证道“明天让你那个姓林的朋友过来试镜,走个过场。”

女孩儿一听脸上露出惊喜的神色,再度冲人抛了个媚眼,“那我姐姐就交给您了,您慢慢玩哦。”

得到那个被称呼为李导的人的点头,女孩转身去看了一眼沙发上的女孩儿,眼里露出一丝冰冷的恨意。

苏意言,我倒要看看,这次,你还能怎么翻身!

眼里的情绪一闪而过,女孩又恢复原先的笑意,转身朝着包厢门走去,离开前甚至还不忘好好的关上房门。

两人方才谈的起劲,完全没有发现沙发上的苏意言已经醒了,半睁着眸子将两人的交易看的一清二楚。

看着说话那女孩离开的身影,苏意言的眼里闪过一丝困惑。

这个场景似曾相识。

苏意言作为当下正当红的清纯玉女,一次醉酒后却被媒体拍到她和业内有名的淫导共处一床!

从那以后,她的名声一跌万丈!

她的恋人在媒体发出新闻的第二天,就跟她提出了分手。

再然后,就是公司突如其来的封杀。

紧接着,就是妹妹苏意羽的出道!

长着与苏意言八分相似的面孔的苏意羽,以清纯女神的名号大张旗鼓的出道。

而跟在她身边的,就是她曾经的恋人兼经纪人,林风!

那个淫导,正是如今站在她面前的这个所谓的李导,李国庆!

那次醉酒,本来是她的一部戏杀青,林风和苏意羽提出给她庆祝。

她对这两人没有任何的防备,任着自己被灌的酩酊大醉,人事不省。

第二天醒来,却是衣衫不整的和李国庆在床上。

这一整件事,根本就是她那个好妹妹和前男友做的手脚!

苏意言敛下心中的恨意,没记错的话,她是在开车回家的路上被一辆飞驰而来的车撞飞了,再醒来,却是在这里。

看样子,现在的她是回到了那件事发生的晚上。

苏意言并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有重来一次的机会,但是这次,她绝不会让那两人的计谋得逞!

一波又一波的炙热自身体各处突然冒出,苏意言心下一惊。

这是被下了淫药?!

苏意言告诉自己要冷静,因为药效上来她感觉到了自己的脸已经烫的不像话。

李国庆此时已经锁好了门,转身往沙发这边走来。

苏意言的心中一紧,装出一副刚刚醒过来的样子“嗯……我这是在哪……”

李国庆被苏意言的突然醒转一惊,仔细看了看苏意言的脸,面上已经是火红一片,一双美眸中都含满了雾气。

因为刚醒来的一脸不明事由的懵懂,让男人的下身顿时一紧,不愧是娱乐圈有名的玉女,这姿色,绝对的百里挑一啊!

李国庆色心一起,回身去扶住要起身的苏意言,才一触上娇嫩的皮肤就爱不释手在人手腕上流连,一边色眯眯的道“意言你醉了,来,哥哥带你去休息啊……”

苏意言被对方的咸猪手一摸,胃里顿时开始一阵一阵的泛酸,然而戏还要继续演下去。

她一边装作的不在意的甩开李国庆的手,一边扶着额头往门口的方向走“我,醉了?呵呵……”

装成醉酒的苏意言一转身向后退去,嘴里细细的念叨着“我,我没醉!来!我们,我们继续喝!”

迷蒙的雾气爬上了苏意言的眼眸,衬着那张巴掌大的小脸,显得我见犹怜。

李国庆心中早已经是浴火中烧,看人这醉酒的模样,更是心下大喜,拉着苏意言的手就把人扑在门板上,一双咸猪手迫不及待的搂上那不堪盈盈一握的小腰!

好机会!苏意言的眼里飞快的闪过一丝亮光,她装作醉的不省人事的模样靠在门上哼哼,手却背在后面暗暗的去开房门的锁。

药效上头,疲软的感觉一下一下的袭上心头,热浪不停的拍打着苏意言的神智,她的双腿已经不自觉的轻轻摩擦了起来。

这一动作实在很难逃过李国庆的感觉,他色眯眯的一笑,一手向上去摸上苏意言的脖颈,一手向下碰上了她的大腿。

细腻柔滑的皮肤让李国庆简直是爱不释手,在其上流连不返。

苏意言强忍着恶心,背在后面的手却暗暗的加快了动作,该死,这门锁怎么这么难开?!

苏意言心下发急,药效一波波的上头,她支撑不了多久了!

轻轻的一声“哒”,门锁被打开了!

苏意言心中一喜,面上却没露出半分,这门是向里面开的,还不能轻举妄动!

想定后路,苏意言的脸上露出一个委屈的表情,她伸手轻轻的摸上自己的胸口,一粒粒的解开胸前衣襟的扣子,口中还喃喃的念道“好热……呜呜……热……”

猫咪撒娇一般的声音,很轻易的就能激起男人的肆虐欲望,李国庆吞了吞自己的口水,眼神在随着衣襟的解开即将暴露的美色上徘徊。

这一表情自然落入了苏意言的眼睛里,就是现在!

她狠狠的一咬牙使出全身的力气一把推开身上的男人!

李国庆毫无防备之下,被这一推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机会来了!

苏意言转身拉开房门,随便选了个方向拔腿就跑,将李国庆骂骂咧咧的声音全然丢在了脑后。

景物飞速的在往后退出,她却还没找到出口,为什么这个过廊这么长!

苏意言的脑子已经向浆糊一样,药效的作用下她只感觉全身的力气都要被人抽走。

只是现在还不能倒下!

苏意言贝齿狠狠一咬,铁锈味顿时盈满整个口腔。

借这一疼痛,理智渐渐回笼。

然而清醒只是暂时的,苏意言的步伐渐渐慢了起来,从身体内部散发出的炙热叫嚣着欲望。

后面李国庆叫骂的声音越来越近,苏意言只感觉自己的脚上像灌了铅一样的,她的速度越来越慢。

过廊渐渐到头,该死,居然是死路!

苏意言靠在墙上轻轻的喘出一口气,伸手去开身旁唯一房间的门,锁着的?!

老天爷都不愿意帮她吗?!

苏意言急的几欲红了眼圈,她一手晃着门把手,一手急促的敲着门。

“咔哒”一声细微的开门声传进顾轻语的耳朵,却是恍若天籁!

“苏意言,你别给脸不要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