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陈明
大川子 2019-09-11 2528 字

这帮老年人,不准备劝说枫宁投降了,准备以势压人,凭借着人多的优势将枫宁杀掉,可是他们不可能想到,枫宁还有幻灭之阵这一个大杀器呢,就算是没有幻灭之阵,枫宁也不会有任何压力,这就是境界,与天赋的关系了。

“你们这帮老东西,不知道好好享受,却跑到青枫城来找死,既然这样,那就别怪我咯。”

枫宁一说完,便以雷霆手段,向这几人杀去,顿时天地间被斗气搅得开始震荡,虽说,这几人显出老态,可是一个比一个手段更加狠毒,这足以说明这些人,想要置枫宁与死地,虽然说,枫宁杀这几人不费功夫,可是怕时间一久,有变,枫宁直接祭出大阵,将所有人笼罩。

“老匹夫们,我不陪你们玩了,你们随意,哈哈哈。”

枫宁说完便退出了大阵,这几人也快速寻找出路,他们岂能不知道,这中情况的凶险,他们活了一辈子,说句实话,要比枫宁的阅历要搞的多,可是这阵法,是大世境强者布置的,就算是同级别的高手都不一定可以从里面活着出去,更别说枫月还是天赋极高之人。

上次大战,枫宁打算最后将他们全部格杀的,趁这次锻炼一下城主府的战力,没想到的是,柳长青创出画苍生第二式,将人全部杀死,这些个波动都被大阵所吸收,没有传到外面。

这次就不同了,枫宁直接祭出大阵,想要速战速决,不想拖泥带水,让他们等到援兵,所有人都明白,如果枫宁踏入浮生境,他们几个人是不够看的,肯定还会有更加强大的人来到。这次枫宁的担忧是正确的,万圣山早就想到这种情况,将会派出上一任的圣主,半步大世境的强者,此人在成长的时候也是一方天才人物,对万圣山的发展起到了带动作用,而这一任的圣主,便要以称霸潜龙大陆,为目标,开始扩张。

这万圣山的强者算起来是最多的,足有整个大陆的十分之一,而且,这几年扩张,万圣山的附属实力也逐渐增强。

“小子,你这是什么?”

里面的人,此时被幻灭之阵困在里面,慢慢的腐蚀,直到最后,会化为此阵的一部分,增强此阵威力。

“你们这帮老东西,平日里作威作福习惯了,今日,便是你们的忌日,你们能死在我的手上,算是不亏。”

枫宁在外面传音道,此时的枫宁,正打算要留下青枫城这座空城离开,却突然,有一股强大的气息,席卷而来,枫宁可以感受到,这中气息,有一丝大哥出关后所散发的气息一样,虽然是一丝,但是枫宁也由心底里害怕。

枫宁站在城主府上空,看着这片天空乌云密布,这种功法正是万圣山的,万雷劫,此功法修炼的是雷系斗气,练至大成自己就是雷神,可控制天雷斩杀敌人,修有此种功法的人,斗气也是紫色的,在散发出斗气时,便会有乌云密布,紫电雷鸣,前来之人,应该是上一代的万圣山教主,此人一身紫色斗气,纵横四海八荒,曾是一代绝巅人物,如今境界枫宁猜测肯是半步大世境,这种对手,自己根本没有把握,自己刚刚才入浮生境,枫宁想到这里,心底里一凉。

“小子,你赶快放我们出来,我替你向我们家的老圣主求情说不定,会放过你的。”

这些个人活了大半辈子,缺一个比一个怕死,他们肉身已经化掉了,只剩下神识,神识一完,他们就彻底死了。

“是吗,我可不是你们这种贪生怕死之辈。”

枫宁说完,便不再理他们,任他们嚎叫。

枫宁以前也听说过万圣山圣主陈明,此人可谓是一代天骄,功参造化,到了,现如今,自己只能拼死一战。

之见此时一道人型闪电,从乌云中踏步下来,每一步都伴随着巨雷轰鸣,整个人,被雷电包围圈,变得如同雷部战神一般,可见此人功力之神。

这种功法,还可以练就天雷体,这种体质可谓是无坚不摧,将身体最后化为雷电,如同雷电一般存在,但是练就这种功法的要求,与天赋一般人满足不了,曾经有人强行联系,被雷电劈的灰飞烟灭。

“你就是枫宁,听说你天赋极强,能达到现在起这个境界,果然天纵之资,如若,可以如我万圣山,我万圣山便可多一名,护教长老,不知你可愿意。”

陈明一袭紫色龙袍,如同雷帝一般,有俯视天下的气概,长的清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年轻人呢,其实已经是活了好久的老怪物了,看到陈明的容貌,能感觉到当年陈明的天赋有多么强,现在此人已经是万圣山的太上长老。

“谢前辈,可是今日,咱两是死敌,讲这些,不太合适。”

即使,枫宁面对强大的陈明,也丝毫没有胆怯,而是平静的在空中站立,就行面对狂风暴雨的树木一样站立,这就是枫宁的傲气。

陈明见装,站在那里盯着枫宁,与之对峙,此时陈明可以感觉到,枫宁身上有一件可以威胁到自己的东西,陈明得到海外传来的消息,说枫月是大世境的强者,让几大势力损兵折将,此次前来,陈明也是做了准备,怕枫月留下杀手锏,特地带来了万圣山的一大大杀器,也称禁器,使用几次就会毁坏,这是万圣山留下的的底蕴之一,据说这是一位大世境强者化道前将自己的一身斗气全部用来练成这件禁器,很多年前,就用这件大杀器,将一位大世境强者灭杀。

如今带来也是为了以防万一,万一有什么不测自己也将可以保护安全。

“前辈,我想要和你同境界一战,你看是否可以答应我的请求。”

枫林向陈明抱拳,非常恭敬的说道,这并不是怕他,而是想要在相同境界中与他真正一战。

“如果咱俩不是敌人的话,我可以将你收徒弟,你刚刚这提议也行,早上就在同庆街中一站,让我看看你的天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