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膨胀了
九丫 2019-09-11 2684 字

今天是初赛,每人只比赛一场,刷掉一半的人,明天再刷掉一大半,后天就是决赛,季君清看得无聊,打了个招呼就去了洛夜寒和紫离殇所处的包厢内.

季君清悄咪的推开门,嘿嘿一笑,“不介意我过来吧。”

洛夜寒挑眉,意味不明的说道:“你最近过得很滋润啊…”

季君清身子一抖,这话听的怎么那么别扭呢?

紫离殇很快的感受到了气氛的不同,深深感觉自己的存在就是多余的,匆匆打了声招呼便走了。

季君清呵呵一笑,往洛夜寒身旁凑了凑,眨着眼睛撤娇道:“夜夜,你这话啥意思?”

刚凑近,季君清就被洛夜寒抓住了手腕,将她拉到自己身上,随后转身,压住她,声音低沉沙哑,惑人十分,“清清宝贝最近很膨胀啊,遇人就撩。嗯?”

说完还好死不死的对着她的颈脖哈了一口气,使得季君清浑身一颤。

季君清大呼冤枉,自己什么时候撩人了?她怎么不知道??

洛夜寒心里的那一抹怒意早已烟消云散,他邪笑,清清宝真是可口

季君清回过神,小脸瞬间爆红,伸出手捂住脸,一头扎进他的怀里。

妈耶,好撩好撩!

肿么破,自己要把持不住了!

洛夜寒低低的笑了起来,低头看着像毛毛虫一样不停乱拱的季君清,好笑的摸了摸她的脑袋

“害羞了?”

季君清听到他的话,抬起头来,眨巴着大眼睛,特认真的说了一句:“小夜夜,刚刚我没反应过来,要不咱再一次?”

洛夜寒摸着她头的手一僵,继而嘴角抽了抽,手下一重,狠狠的敲了一下她的头,“女孩子家家要矜持。”

季君清哀嚎一声,委屈的捂着头嘀咕道:"切,矜持能当饭吃吗?”

洛夜寒捏捏她的脸颊,手感出奇的好,他笑,“行了,你明天不是还有比赛吗,快回去吧。”

季君清委屈,“你看你看,你每次都赶我走。”

她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傲娇的扬着下巴,质问道:“说,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其他的小妖精了?”

洛夜寒俯身,凑近了些,灼热的呼吸喷酒在她的脸上,“说话要

负责啊宝贝。”

季君清脸颊升上两抹红云,猛的推开他,飞速的逃离。

她捂着怦怦乱跳的小心脏,哎呀妈妈呀,小夜夜这到底是跟谁学的,这么会撩!

唔,彻底沦陷了。

那个,我先走了!季君清说完,飞也似的离开,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她身后追着她。

季君清走后,一抹青烟出现在包厢内,青木望着她离开的方向,叹息一声,唉,亲亲主人真是太容易被撩到了。

“你来干什么?”洛夜寒难得的心情好,愉悦的问道。

青木转过身来看他,意味深长地说:“丝毫没有美感。”

洛夜寒脸黑,他丫的敢偷看!

“洛夜寒你果然还是太青涩了,有待提高啊。”青木丝亳没有感觉到洛夜寒的低气压,依旧一本正经的点评着。

洛夜寒听他说完后冷冷的笑了一声,问:“青木,你这几天是不是特别闲?”

“唔,有一点吧。”青木思考,随即问道:“你问这个干嘛?”

洛夜寒哼道:“那你就去灵洲陪颜君爵玩玩。”

青木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道:"你逗我呢?!就颜君爵那丧心病狂的家伙,你让我去受他奴役?!”

洛夜寒饱含深意的看了他一眼,嘲讽道:“需要我告诉你你俩半斤八两吗。七梓,带他去颜君爵那吧。”

洛夜寒不容反驳的声音响起,丫丫的,竟然敢偷看,虐不死你丫的。

七梓有一个特殊技能,就是能够将人瞬间送到想送到的地方,青木可没少在这上边栽过。

七梓从契约空间里出来,小小的身子拖住青木,用着稚嫩的声音说道:“来来来,例行公事。"

啧,青木这人怎么就那么不长脑子呢,老是得罪我家主人,不知道我家主人睚眦必报吗?

青木试图反抗,“洛夜寒你别乱来啊,我家亲亲主人会生气的!”

洛夜寒冷嗖嗖的瞽了他一眼,警告道:“现在她是我家的!七梓,带走。”

“好嘞,主人!”

青木泪流满面,自己到底为什么要这么作?!

第一天比赛结束后,季君清依旧吃吃喝喝,玩玩闹闹,过得好不快活,丝毫没有为接下来的比赛担忧,美美的睡了一觉后,就到了第二天的比赛。

比赛地点依旧在比武场,今天的人数显然少了不少,有些地方都显得有些空旷。

今天每人需要打两场比赛,而季君清则是意料之中的大获全胜,获得了决赛的名额而最终进入决赛的仅有十人,除了季君清之外林婉婉,顾青衣,苏顷和,许霖都进入了决赛。

而其他五个人分别是如太医之女如轻颜,左丞相之子左若寒,之女左绯斐以及平民易秋和陆织冬。

几人都是紫殇国内赫赫有名的天才,能进入决赛更是厉害的决赛当日。

场地更加空旷,仅有季君清等十人站在场上,围观的人却是比以往更加的多。

他们大多都是来看季君清今日会有怎样的表现,也都猜测着最终获胜的人,开始了。

“我出十两,赌季家大小姐会赢!”

“我也赌她!”

不少人争先恐后的押注,当然也有一些人为了保证万无一失,将押注放在了苏顷和的身上。

毕竟苏顷和可是紫离殇第一人,他的实力都是有目共睹的。

主持比赛的那个人对着季君清等十个人说道:“今天的比赛依旧釆取抽签制,分三组,三三四人各自比赛,最后留在场上的三个人羸得最终胜利。”

接下来抽签,季君清,如轻颜和林婉婉被分在了一组,顾青衣,许霖,左若寒一组苏顷和,左绯斐,易秋和陆织冬被分在了一组。

上了比武台后,林婉婉上前,带着一丝无奈,“阿君,看来我们今天是必须要比试一场了。”

林婉婉眼中掠过阴狠之色,她一介一阶大玄师,就不相信嬴不了她!

季君清打了个哈欠,眼角泛泪,很无所谓的摆摆手,"哎呀这么麻烦,那个如轻颜你去和她打吧,我先看会。”

这话摆明了就是说林婉婉不配做她的对手,不屑与她比试。

林婉婉气的小脸有一瞬的扭曲,继而端着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好不让人怜惜,“阿君你这是看不起我吗?”

“别污蔑我啊,我可没有,只是昨天晚上没睡好。你两先玩嘛,你赢了咱俩还是可以打的,别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