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他的明媚让她无所遁形
昔如 2019-08-13 4848 字

李如依并没有伤心太久,有些事她真的无可奈何,她能改变的就是活着,用一种让所有人都唾弃的方法活着。

在晨曦没过地平线之际,在第一班公交准时到达站点的时候,李如依急匆匆地踏上公交。

她用的是a城一卡通,公交费才一块四,只要换乘两班公交就可以到学校,用时大约两个小时。

天灰黑灰黑的,公交上只有寥寥数人,李如依习惯性地找了个靠窗的位置,望着窗外,一脸平静。

“谁的公交卡可以借用一下?我把钱微信或者支付宝转给他。”

温暖明媚的男声在公交上响起,李如依几乎是想都没想就把一卡通拿出来。

“我的借你吧。”

李如依将一张绿色的卡递到男子手中,“这里,不用还了。”

李如依本是条件反射的借卡,抬头才发现借卡的是医院里冒充医生,酒吧里没给她好脸色的江晔,笑脸瞬间消失,捏着卡的手不觉收紧。

怎么会是这个可恶的男人!他的明媚让她无所遁形,让她招架不住,让她厌恶至极!

“谢谢~”江晔一把夺过李如依手里的一卡通,丝毫没将她的不快放在眼里。

“你!”李如依气恼,怎么可以这么没礼貌!

可是转念一想,他明明道谢了,不免咬了下嘴唇,不快地将脸转向窗外。

何必和不相干的人计较,就当是借给了路人。

江晔没一会儿便把一卡通递到她面前,李如依看了眼,不情不愿地接过来。

“微信?支付宝?”江晔坐在她旁边的位置上,面无表情道。

“不用了!”

“微信支付宝?”江晔不死心地再次开口。

“我说不用了!”李如依看向他,有些生气,他是听不懂普通话吗!

江晔举起手机,“我不喜欢欠别人东西。”

李如依别开脸,攥着书包的手不觉捏紧,一块四毛钱她还付的起,不至于因为一块四和谁计较什么。

但是江晔拿着手机的手根本就没有放下去的意思,很明显她若是不同意他肯定也不会罢休。

为了减少麻烦,李如依将手机掏出来,滑到了支付宝收款页面,“扫一下,谢谢。”

江晔盯着李如依,并没有扫码的打算,这个女人真是太安静了,即使是气恼,身上也是娴静的,如水般清润,玩味地笑了笑,忽然摇了摇头,看向前方。

李如依气恼,这人到底想做什么?

秀眉轻瞥,冷声起来,“扫不扫?”

“不扫,”江晔摇头,将手机重新放进口袋里,一本正经道,“我又不会少你钱,急什么急?”

急?她有急吗?从始至终都是他在支配,她只是被动的接受好不好,李如依收起二维码,就差扇他一耳光!

江晔靠在后椅上,惬意地翘起二郎腿,他需要去汉森处理些事,没想到的会在公交上碰到李如依,正好他没有零钱,公交还需要转两路车,所以他准备跟着这个有卡的人走,回来再把钱一块儿转给她。

显然,李如依get不到他的想法,只感觉这个人在玩她,逗她。

江晔注意到她一直在戴着耳机,想都没想就将一只耳机放在自己耳朵上。

“你干什么?”李如依扯过耳机,可是江晔根本就没有松手的打算。

也不知是李如依的力气用的太大,还是耳机质量不好,纯白的耳机线从江晔手中断掉,像是断了线的风筝,离主人越来越远。

“你有病呀!”李如依大喊,眼泪不自觉地流了出来,像是被雨打落的梨花,娇嫩惹人疼惜。

她感觉自己好憋屈,真的好憋屈,到哪里都是被人欺负,连仅见过三面的人都可以这般无所顾忌的欺负自己。

公交车上的人被李如依这一喊,纷纷看向江晔,安慰道,“姑娘,现在的男生都是粗心大意,说说就算了。”

“自己找的还得自己受着。”一个化着浓妆的女人,不屑地看了眼,“懒得受就分手,这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男人。”

江晔也没想到事情会发生成这样,他只是想听听这女人在听什么歌,没成想她会反应那么激烈,听听又不会死。

“你有药吗?”江晔不服气地反问,“没有就给我坐好!大惊小怪,我听听又不会死,反应至于那么大?”

江晔的厌恶刺痛了她的眼,握着粉拳,想打下去却没有勇气,颓废地坐到椅子上,看着窗外渐渐升起太阳,只期待公交赶紧到站。

江晔站起来对着公交上的人道了歉,一脸笑意地说着对不起。

李如依睁着一双泪眼回头看他,遂又别开脸,他的笑是那么明媚,那么温暖,是她可望不可即的骄阳,和她灰暗的生活相比是那么美好。

江晔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一张纸巾,不客气道,“擦擦,丑!”

李如依认真地盯着江晔,一把推开,倔强道,“不需要!”

江晔皱眉,“我又没惹你,你生个毛线的气!”他还气呢,他那么冤枉他找谁去?

李如依点头,长发遮住大半个脸,在公交停的时候马不停蹄的跑了下去,仿似后面有什么妖魔鬼怪。

他是没惹她,一切都是她自己作的,没事哭个毛线!又不是要她的命!

一下车李如依便奔跑起来,她不知道去哪,只知道只有这样才能让她停止哭泣,可是越跑哭的越大声,好在清晨道路上并没有多少人。

李如依蹲坐在一处无人的地方,也不管来往有没有人,大声哭喊出来,仿似要把压抑了好久的委屈一股脑全倒出来。

江晔下车后便紧跟着她,此时站在白炽灯下,周身缭绕着从晨雾里窜出来的水蒸气,冷峻出尘,却又染上烟火气,看着远处蹲坐在地上的她,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说到底这件事也是怪他,不然她的耳机也不会坏,好吧,他承认自己有点傲娇,有点死要面子,就是不想道歉。

大约十几分钟后,江晔才咳嗽着上前,将刚买的纸巾递过去,“擦擦,真丑,”

“不骗你。”江晔笑道。

李如依将头埋在腿上,长发垂到地上,不愿意抬头分毫,像个鸵鸟。

她真的好讨厌这个人,讨厌他眼中的光,刺的她好难受。

“不擦?”江晔蹲下来,挠了挠头,他没有哄女孩子的习惯,长这么大身边围绕的大部分都是男人,剩下的时间就是学习学习再学习,所以李如依算是他见过的最懦弱的人,根本就不会反抗。

“这样吧,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要是能回答上来,我们就不擦。”

江晔自顾自说着,也不管李如依会不会配合,“清欢为什么入口是苦的?”

李如依皱眉,清欢刚入口不是苦的,是青涩!因为里面有果子,所以刚入口是果子的青涩。

“我昨晚喝清欢的时候发现特别苦,后来才是甜,难道这是你们酒吧的独特之处,意味先苦后甜?”

“一杯酒都知道先苦后甜,更何况,”

“不是,”李如依轻声,打断了江晔想要说出口的话,她和清欢不一样,“清欢是甜的,最后才带些苦,它的酒语是陪伴,遗忘,它的意思是甜蜜并不是苦涩。”

“像你一样甜?”江晔笑看着李如依抬起的头,她的小脸清秀洁净,脸上挂着泪珠,眼睛一眨一眨的,煞是可爱。

“别低头,丑!”江晔轻声笑道,“要一直笑着,即使生活有很多不如意。”

李如依不爽地瞪了他一眼,他根本就不懂她,不懂她的无奈与压力,她也想笑,可是一想到那些事情她就止不住地想要低头,向生活低头。

李如依刚想低头,就被江晔抱在怀里,温暖的男性气息充斥着她的鼻尖。

“长那么漂亮干嘛低着,丑!”

江晔今天已经不知道说了多少次丑,反正他就是怎么看怎么感觉她丑,不如意,不顺心,膈应的慌。

“你放开我!”李如依用力推了推,她不喜欢别人的触碰,她不喜欢骄阳一样的他触碰自己,让她感到很不舒服。

“放开,我就想知道你为什么那么倔。”江晔笑着环上她的腰,“你那么倔,像个刺猬一样是怎么长这么大的?”

“你看看自己狼狈的像条狗,怎么说也是汉森的学生,国内一等一的高校,抬起头来走路有那么难吗?”

江晔不解,这个女人再不济,曾经也凭着本事考上了汉森,沦落到这个地步他真是无语,要知道他曾经为了考汉森可是下了番苦功夫,差点变成书呆子,而她呢?高校之中的例外吗?

“要你管!”

“当然要我管!”江晔微怒,才发现口不择言,就差咬掉自己的舌头,“我管个屁管!”

“你是不是要回学校?”江晔放开她,看了眼只到自己肩膀的人儿。

李如依低着头,没有说话。

江晔皱眉,拉着她便走,她的手很纤细,太过瘦弱,他不喜欢。

感受小手被温暖包围着,李如依心底一动,她就这样跟着个陌生人走了?她竟然一点儿都不反抗。

“我~”

“你别说话!”江晔烦躁,“问你话你不答,非要带你走才作选择,你知不知道有些机会稍纵即逝!你不选择就别怪其他人替你选择!你想反抗可是机会已经过了,就是那么现实与残酷!你一步步退让,一步步自卑懦弱,就别怪生活对你下手。”

李如依微愣,想要攥紧手才发现她的手上牵着个人。

李如依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想放开,可是小手被紧紧攥着,根本就不给她放开的机会。

“想松手?问过我的意见了吗?”江晔停下脚步,笑看着她,一脸自信与明媚,眼里仿似有星辰在闪烁,将牵着的两只手举到李如依面前,不屑道,“主动权永远掌握在强的人手里,你连挣都挣不开,还不认命。”

李如依看着紧牵在面前的两只手,一只纤细瘦小,一只修长有力。

晨光照在江晔身上,留下斑驳的影子,零星碎发被晨雾打湿了些,眼神坚定而明媚,像是永远不会低头的战士,亦像向阳而生葵花。

李如依第一次知道一个男生原来可以生的这般美好,这般让人想要飞蛾扑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