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致命微笑

作者:西游子 字数:2074 字

“我草!”

整个人趴在棺材上痛的我呲牙裂嘴的,忍不住爆出了粗口,双手撑着棺材刚要站起来,棺材突然咣当一声,身子一个不稳再次压了上去,我这个暴脾气一上来,谁来都不好使,当即一巴掌拍在棺材盖上,骂道:“动你大爷!”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王八之气爆发,还是里面的那位通晓人性竟然真的不动了,就是我都愣了一下。

“张总,咱们好像是碰见高人了!”

板寸头捂着胸口,神情满足的对二十七八的西装男说道。

二十七八的西装男,也是咽了口口水,眼中满是异色,看了一眼棺材,又看了一眼的宅子叫道:“大师救命啊!”

二十七八西装男的声音,听的我是浑身的恶寒,站起来转过身恶狠狠的瞪着他:“他娘的,再叫抓爆你的篮子!”

二十七八的西装男急忙捂住裤裆,一只手捂着裤裆,一只手捂着胸口,跑了过来,一把搂住我的腰,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叫道:“大师,求求你救救我啊,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话还没说完,我赶紧打住,特别是他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抹我身上,恶心的我想给他个大耳巴子,急忙推开说道:“你他娘的胡搅蛮缠,老子抓爆你的篮子!”

果然这招比什么都有用,刚才还耍魂的他,立马送开了手,看着衣服上鼻涕和泪的混合物,当即又是一个大嘴巴子招呼上去,抽完后感觉浑身都舒服了许多,刚准备离开,二十七八的西装男捂着脸,一脸的委屈:“大师,这次你帮我,我给你给你……给你十万!”

我的脚步立马停了下来,转过身紧绷的脸露出一抹笑容,急忙将二十七八的西装男扶了起来说:“这位施主怎么称呼?”

“大师,我叫张有钱,他们三个是我的请的保镖,这家宅子,旁边的路虎都是我的。”

张有钱一股脑全部说了出来。

“咳咳,有钱施主,刚才贫道多有冒犯,不如陪我点精神损失费压压惊?”

我义正言辞的说道。

张有钱愣一下,马上拿出手机扫码给我转了一万块,看到一万块我眼睛都直了,今天这是碰见土财主了。

“咳咳,降妖除魔乃是贫道的本分,施主何须如此,不如再加点钱?”

我收起手机咳嗽了一声一本正经的坑钱起来。

张有钱愣了一下又给我转了一万块,听到转账提示音我的心砰砰直跳,我这第一次假冒神棍没想到就碰见了肥羊,当即更加热情的说道:“有钱施主,贫道可是为了人间正道,有钱施主碰见了什么难事,告诉贫道,贫道自会为贫道降妖除魔,排忧解惑。”

我一本正经的学着电视里的神棍胡说八道起来。

张有钱脸色大喜,于是便将发生的事情给我说了一下,刚开始还好听到后面神情逐渐变得僵硬起来,我真想给自己一耳巴子,怎么就财迷了心窍!张有钱明天要结婚,但是他又不想在酒店办,于是就想在老家老宅里办,觉得接地气,什么都准备好了,就等明天早上接亲,谁知道他老爹突然死了,本来是喜事突然就变成了丧事,天亮就要接亲,张有钱没办法只得先把老爹的丧事缓缓,把自己的大事办了再说,结果刚把棺材抬出来,屋子里挂的老爷子的白像突然笑了起来……俗话说死者为大,而且还是他老爹,而且现在结婚傻的我也多少了解一些,村里结婚甚至提前半年就开始准备了,不知道要废多大的功夫,这有钱人,鬼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准备的,而且做生意的对丧事本就觉得不吉利……这事我身为外人没资格评判,也不像评判,但现在收了人家钱,要是不把事给办了,先不说张有钱怎么说,就是我心里也过意不去,但是这两万块钱给他吧,我又舍不得……心里挣扎犹豫了许久,最后还是绝对试试,万一成了,以后干个神棍简直就能数钱数到手软,我咽了口口水,指着宅子说道:“咳咳,带贫道进去看看。”

“大师,请!”

张有钱急忙跟着我往宅子里走,路过三个保镖是还骂了句废物。

三个保镖也是一脸的委屈,灰溜溜的跟在后面跟了上来,院子很大,还停着好几辆的豪车,我心说这张有钱还真是跟名字一样有钱,院子里并没有白纸钱,可能是事先打扰干净了,也可能是压根就没撒。

张有钱带我进了屋子里,刚进门就感觉阴森森的,我下意识的撸了撸衣服,张有钱更是害怕的躲在我的身后,指着桌子上放的一张遗像小声说道:“大师,我爹的遗像就在前面呢。”

我咽了口口水,缓缓的走了过去,站在遗像面前,小声嘀咕道:“老大爷,我就过来陪我看看您。”

说着心一横将遗像拿了起来,抓着遗像闭着眼半天见没什么事,睁开一只眼瞅了瞅,遗像上老爷子精神头很好,面无露齿,甚至给人一种严肃的感觉,并没有张有钱说的突然笑了。

抓着遗像在张有钱面前晃了晃:“放心,这遗像已经被我用大法力跟镇住了,把这跟棺材一块抬走,保你明天安安稳稳的办婚礼。”

张有钱仔细的看了看见遗像并没有再笑便长出了一口气,伸出手拿着遗像小声说道:“爹不是儿子我不孝,而是你儿媳孩子都有了,还是个带把的,只能先委屈您一天了,一天后绝对给您办个亮亮堂堂的葬……啊!”

张有钱还没说完,手猛的一个哆嗦,手中的遗像啪的一声掉在地上,玻璃框瞬间破解,遗像上的老头,突然咧嘴笑了起来,本来挺严肃的神情,突然一笑巨大的反差给人的诡异感,让人不寒而栗。

“大大大……大师你不是把我爹给镇住了!”

张有钱指着咧嘴笑的老爷子惊恐的尖叫道。

这一笑把我都给吓了一大跳,咽了口口水:“不好,你爹实在是太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