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送信风波
红豆沙冰 2019-09-10 2427 字

正说话间,李幼一的识海之中传来了一道清脆的声音,“王,我们已经发现了那个人的下落!”

李幼一得到消息,简短的结束了这次的对话,随即,来到了一个无人之处,回道:“现如今在何地方?”

“我们追踪到了天蚕圣教附近,此人的踪迹正是消失在此处,不敢贸然行动,故而来询问王,是否还要继续追踪。”

倘若选择继续追踪,那么一定会惊动天蚕圣教里面的人,正因如此,大小丫头才会率先请示李幼一,等着他下达命令。

李幼一沉吟半晌,随后道:“你们盯着周围,不要让他有机会从天蚕圣教离开,我现在就出发与你们会合。”

这件事情既然做了,那么就一定要斩草除根,李幼一不会给自己留下一个威胁。

楚珝道:“那人现如今在天蚕圣教?”

李幼一的眼中带着几分讥讽的点头,“没想到他的速度倒是够快,这么快就找到了新的挡箭牌!”

“那王打算如何处理?如若天蚕圣教执意袒护,我们是否要……”

话说到半截,李幼一自然而然的接过,“我想杀的人,还没有人能够护得住,如果他们不识时务,那就让他们一起陪葬。”

说完,当即不再停留,直接朝着天蚕圣教的方向赶去。楚珝紧随其后,也没有耽搁时间。

最终,两人停在了圣教之外的一处集镇。

街上人头攒动,处处皆是叫卖的声音,显得尤为热闹。

李幼一素来不习惯与人过多接触,是以,自从进入到这小镇以后,脸上的表情就不太好看。

楚珝注意到了这一点,贴心的道:“王,不如我们找间客栈休息一下吧,这样在街上一直等着也不是办法啊!”

李幼一点头,最后两人就近找了一处客栈,李幼一给大小丫头传去了消息。

大概过了有一炷香的时间,大小丫头的身影如影随形的出现。这两个丫头宛若双生子一般,平日里自然是形影不离,此刻一同出现,尤为正常。

“王,我们的魂力已经覆盖在了天蚕圣教的周围,只要那人出现,必定可以第一时间察觉。”

李幼一点了点头,随即,从一旁的桌上拿来了纸笔,当下写了一封信。

在三人好奇的目光之中,李幼一把信递给了大小丫头,“把这封信送到天蚕圣教的教主手上,并告诉她,我等她答复。”

两人领命离去,楚珝的声音突然传来,“王,你可知这天蚕圣教的主人是谁?”

“略有耳闻,不过从未主动了解过,怎么,难道有何不妥之处吗?”李幼一疑惑,一本正经的如是问道。

“据说天蚕圣教的教主可是这里远近闻名的美人,名为风九天,其魂精是一只九天火舞蝶,传言绚烂至极,此人极为貌美,为见她一面,不知多少人想尽办法却也未能成功。”

李幼一一开始还是一副茫然的表情,随着楚珝的话传来,最后倒是饶有兴致地勾起了唇角。

随即,戏谑的问道:“珝儿可是醋了?”

楚珝先是一愣,随后,脸上瞬间染上了两抹淡淡的红晕。

没错,刚刚她心里确实是有些不舒服,信上的内容,不知是李幼一有意还是无意,刚刚竟然是用手挡住了,谁知道信上写了什么!

即便清楚李幼一的为人,但是女人在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心里难免还是会有些不舒服的。

停顿了好半晌,最后这才否认,“才没有!我只是在给你普及知识!既然要和人家打交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李幼一点头,随后,一本正经的道:“原来如此,那多谢珝儿了!”

此事就此轻轻揭过,原本正是楚珝所愿,可当事情真正如此发展之时,她心中反而是更加不舒服了。

普及知识?就这种烂理由,怕是也只有面前这傻子才会相信!

一口气上不去也下不来,最后楚珝索性轻轻的哼了一声,便直接跑到一旁的软榻之上,看似是在闭目养神,实则是不愿再与李幼一说话。

果然,王还是王,不管怎么变,依旧是前世的那个钢铁直男!

李幼一虽然看似一脸漫不经心,但是面前那丫头的一系列举动却是尽收眼底,与此同时,因为她是自己本命魂精的原因,心中那种羞愤的情绪自然也是传进了李幼一脑海之中。

片刻后,不自觉的一声轻笑,“珝儿,我与风九天说,让她协助我们来捕捉盛少奇,否则的话,便让天蚕圣教与圣甲门一个下场。”

听了李幼一的话,楚珝当即从软榻之上起身,一脸震惊的问道:“信上当真就是这样写的?”

李幼一点头,也不隐瞒,“自然,你看我什么时候撒过谎?”

一听这话,楚珝心中高兴的同时,又是一副愁眉苦脸的表情,“王,现在明明是我们想要他们协助办事,可你连问都没问,就直接开始威胁,你觉得他们岂会高兴?”

“无所谓高不高兴,他们只需要给我一个答案便可。至于到底能不能在这世间存在,也完全是他们一念之间,最坏的结果我都已经告知,选择权在他们的手上。”

说话时,李幼一的脸上满是一副漫不经心的表情,显然并没有把那些人放在心上。

也是,不过是无关紧要的陌生人,选择帮助自己成事也就罢了,大不了到时给他们一些报酬,但是如若是坏了自己的好事,那么李幼一不介意顺带上他们。

并非是心狠手辣,大概一直都是这种性格。

楚珝失言,半晌以后,只能是点头,“既然王如此想,那便等他们的答复吧。”

虽是如此讲话,心中却希望他们能够识时务一些。与李幼一相比,楚珝明显是要善良许多,不相干的人,她不希望其牵扯到这件事情之上,更不希望旁人因为此事而流血牺牲。

这一等,天色便逐渐暗了下来,大小丫头确实把信送到了那位教主的手上,然而直到现在也没有得到答复。

李幼一想,只有一晚上的时间,明日一早,他亲自去那里讨个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