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欠下人情
叶落成秋 2019-04-26 2523 字

事情的发展,总是出乎我的意料,却又没有丝毫的办法。

把老娘安排进重症监护室之后,我来到了医院的前台,却发现刘佳还在那里坐着发呆,心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妈病情怎么样?”

她很是关切这件事,脸上也很反常的没有了之前的冷淡。

“病情不容乐观,以后还有可能复发,现在,医生让我去交手术费用。”

撇下刘佳,我来到了前台,递上了自己的银行卡。片刻之后,我的卡被递了回来,理由是,余额不足。

“什么,十万!做什么手术需要十万啊!你们这是吃人呢!”

听到护士报给我的价格,差点没把我吓死,哪有这么瞎搞的,抢钱都没有他们来的要容易。

“对不起,这个手术难度有多大你自己心里也有考量,而且,担风险的不止是医生,还有我们整个医院,所以,这个价格完全是很合理的。”

“可是我根本没有那么多钱!你们这不是吃人吗?大晚上的让我去哪里找那么多钱?”

“对不起,这就不是我们能够管的事情了。”

正当我在那里急的焦头烂额的时候,一张信用卡从我身后递了出来,放在了柜台上。

“多少钱你随便刷,要是不够的话,给我打电话。”

刘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我的身后,估计之前我跟护士的对话都已经被她听在了耳中,所以才有了现在这一幕。

犹豫了几秒之后,我把那张信用卡递了进去,并没有电视中演的那种狗血的桥段发生,我确实是需要这笔钱,没有虚伪的把信用卡还回去。

全部的费用下来,包括之后的住宿费,一共花了二十五万,其中医药费就占比很大。

二十五万啊!我一个月的工资才五六千,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还完。

等我想要跟刘佳说这件事的时候,却发现她早就已经离开了医院,就连停在外面的红色宝马都消失不见了。

“这下,人情可是欠大了。”

...

整整两天,我都没有去上班,一直都在医院陪着老娘,刘佳期间也只是打电话过来问了一下而已,对于她能够有这种行为,我还是感到十分欣慰的。

我骗老娘说,这次的费用并不是很多,跟往常一样,她也信了,看着她渐渐缓和下来的脸色,我的心里却是一阵的冰凉。

都说人情债最难还,现在人情是越欠越多,到了以后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中途的时候,突然有一个身穿警服的女孩推门而入,手中还提着果篮,看着她的模样,我脑海里隐隐的有种熟悉的感觉,却是怎么都想不起来。

“王伟哥,你不认识我了?我是小蛮啊!”

被她这么一说,我的脑海里渐渐的浮现出一个小时后老是喜欢跟在我身后闹腾的小女孩。可是在上了高中之后,她就搬去了外地,就再也没有见过了,现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

“上次啊,我上街的时候突然遇到了在外面买水果的王雅,这才知道了阿姨竟然在这家医院看病。”放下果篮,小蛮站在我的身旁解释道。

突然间她弯下了自己的腰,凑在我的耳边:“我还知道,那天,你因为打架被送进了警察局,最后是一个穿红裙子的女人接你出去的,对不对?”

这声音细小的也只有我们两个听到而已,对面的妹妹和老娘却是一点都没听到。我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默认了这件事。

之后的气氛很是融洽,小蛮跟老娘聊得很是开心,我则是去外面给老娘找了一个护工,钱,自然也是从刘佳的信用卡之中扣出来的。

做完这一切之后,我才终于安心,总算是把老娘的事情安顿下来了。

待我再次回到病房的时候,小蛮已经跟老娘聊得很是熟络了。

没多会,我老娘就开始转移话题。

“小伟,最近工作怎么样,稳定吗?”对于工作上的问题我一向都是实话实说的,为的就是让老人家图个安心。

“你看你啊,都二十好几了,也没个相好什么的,小蛮这丫头,我可是从小看到大的,虽然说近几年没有见着,但是人还是不错的,你自己也知道,要我说啊,你俩要不要先处个对象试试?”

果然,三句话不离相亲。事实上老娘这些年总是说自己活不长了,就想着在入土之前看到我有个家,但是,我却有着自己的坚持,我不想跟一个没有丝毫瓜葛的女人就这样盲目的在一起。

听到老娘的这句话,我看向小蛮,只见她低着头,脸上的绯红都蔓延到了脖颈。

看这情形,我都知道她们两个绝对是在我来这里之前就说不定商量好了,就等着我过来一锤定音呢。

如果是在之前,我说不定就同意了,小蛮虽然小我几岁,但我毕竟跟她很是熟悉,而且身材长相的都很不错,是我理想中的那种类型。但是现在,却变得有些不可能了,我的心里已经被一个女人占据,而且是那种满满当当的情形,根本就容不下另一个人。

“娘,这件事以后再说吧,我暂时只想着工作赚钱,然后等稳定下来,把你的病治好,再想其他。”我开始逃避这个话题,况且以刘佳的强势,肯定眼里也容不下另一个女人的存在,这是事实。

我明显看到小蛮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失望的神色,但很快就消失不见,与老娘聊起了天,显得很是熟络。

医院的走廊里,我刚准备下楼,却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回头却发现是小蛮追了过来。

“有什么事情吗小蛮?”对于这个女孩我一直都是报以别样的态度,我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但每个人都有追求爱的权利,我要做的,只是不祸害这个纯洁的女孩而已。

“小伟哥,那个阿姨刚才说的话你别在意,其实我刚才不是那么想的,我只是...”

“我知道。”我伸出手按在了她的脑袋上,就如同多年前她跟在我身后的时候那样的举动,除了小蛮,我从未对任何人做个这个举动。

我看到她呆了一下,然后眼眶瞬间就红了,我一阵的心塞,怎么这么多年过去了,这爱哭的毛病还是没改。

“好了,我还有事情要做,就先走了,你要是有什么事情就给我打电话,随叫随到。”最后掐了一把她略显婴儿肥的小脸,我转身离开了这里,留下了她一个人怔怔的站在走廊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