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致命一击

作者:西游子 字数:2091 字

“你他娘的找死!”

眼中凶芒毕露,握紧拳头狠狠的打向小姑娘的太阳穴。

拳头还没有打上去,车子突然猛的一停,身子一个前倾重重的撞在玻璃上,痛的我呲牙裂嘴的。

使劲晃了晃脑袋,眼中直冒火星,心中对小姑娘的杀心越加强烈,稳定好身体后,伸出手就去抓地下的冲锋枪。

冲锋枪还没有拿起来,只见小姑娘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前方,像是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我下意识的往前看了一眼,只见一个怪物突然从树上跳了下来,重重的砸在车前的玻璃上。

瘦弱的怪物瞬间将玻璃砸出一处细长的裂纹,怪物一双浑浊的双眼死死的盯着车里的小姑娘,小姑娘此刻直接呆住。

看到怪物的瞬间几乎是想都没有想举起冲锋衣便准备打碎他的身体。

冲锋枪刚举起来,小姑娘突然一把抓着我的手,不让我射击,我心中大怒,使劲的甩开她,冲着怪物开了一枪。

子弹瞬间贯穿车前玻璃,瞬间穿透怪物的胸膛,白色的粉末瞬间自伤口处流淌而下,白色粉末落在车前玻璃上发出渍渍渍的声音。

怪物一双浑浊的双眼此刻死死的盯着我,抬起手臂一拳狠狠的砸在了玻璃上,坚硬的玻璃瞬间被怪物砸出一道细密的裂纹。

“砰砰砰”此刻的怪物如同发了疯一样疯狂的捶打着玻璃,怪物力气极大,短短一支烟的功夫这块玻璃已经完全凹陷,裂纹密布,几乎随时都有可能被打爆掉。

此刻我虽然也急的要死,但是也不敢开枪,生怕一枪就把玻璃打碎,漫天飞舞的玻璃碴顷刻之间便可以戳瞎我的双眼。

“开车啊!”

一旁的小姑娘愣愣的看着怪物,我咬着牙一把抢过她手中的方向盘猛的一踩油门,车子瞬间飞了出去,车盖上的怪物一个没反应过来,被一股巨力直接掀飞出去,重重的落在地上。

由于车技不是很好,不然直接来着车碾压过去。

车子如同一头猎豹一般瞬间冲进了林子里,身后的怪物突然大叫一声,瞬间爬起来,如同一条饿狼一般往前扑去。

通过后视镜往后看去,已经不见了怪物的踪迹,还不等我松口气,便见一道黑影扑在树木上快速跳跃到第二棵树上,几乎没过多久便再次追了上来。

“王八蛋,真是阴魂不散!”

大骂了一声,我想要再次提速,但是越往里走树就越来多,而我刚才因为慌乱已经完全脱离的那条土路,现在在林子里横冲直撞,再加速一但撞在树上,很可能当场车毁人亡。

此刻虽然心里急的要死但是也没有任何的办法,无奈只得把速度往下降,降速也就一支烟的功夫,后备箱只听砰的一声,便有什么重物砸在上面。

死死的盯着后备箱上的怪物,举起冲锋枪便要射击,但怪物速度极快,还没有开枪怪物已经顺着后备箱爬到了前面。

眼看怪物一拳打下,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这一拳一但打下来,瞬间玻璃碴横飞,运气好点毁容,运气不好一双眼都要瞎掉,在这鬼地方瞎眼,已经是被判了死刑。

此刻我的眼都红了,想要一镰刀削掉他的脑袋,奈何白天我根本就使用不了镰刀,不然也不可能如此的被动。

“砰”一声巨响,我急忙闭上双眼,将头拼命的往下低去,虽然头上带着帽子,但依然有不少碎裂的玻璃碴刺破帽子刺进头皮,一时间滚烫的鲜血顺着额头将整张脸染成了红色。

一股钻心的痛,让我近乎晕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咬着牙尽量不让自己叫出来,缓缓的抬起头,前玻璃已经被打出了一个窟窿,怪物和身旁的小姑娘同时不见。

咬着牙将头上最后一块玻璃碴子拔出来,冰冷的寒风灌进车里,脸上的鲜血瞬间被冻住,头上的伤口还没有结痂便被冻住,那种疼痛感让我近乎晕厥。

夜幕降临,坐在车里静静的等待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刺骨的寒风呼啸着,纵然我已经将空调开到最大,窟窿处用衣服盖住,但身体依然被冻的瑟瑟发抖。

紧紧的抱着手臂,一双已经痛苦此刻缓缓灰化,漆黑的夜色之下,入眼的景物甚至比白天看的还要清楚。

面容清秀的小姑娘突然出现在视线之中,一脸紧张的往车里赶来。

右手一股黑气翻涌,面无表情的看着小姑娘,左手轻轻摩擦着冰冷的黑色镰刀,一时间原本压抑的内心此刻变得异常清醒,心也变得越来越冷。

“砰砰”面容清秀的小姑娘站在车门前,一双被冻的通红的小手轻轻的敲打在车窗上,害怕的看着我。

我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一但她动手开车门,我便立即要了她的命。

可能天气太冷,也可能是我满脸鲜血的样子吓到了小姑娘,此刻小姑娘身体在轻微的颤抖着,眼中的害怕愈加强烈。

我突然咧嘴一笑,伸出手便去开车门,车门缓缓打开,当车门打开的瞬间便是小姑娘人头落地之时。

随着车门开的越大,我脸上的笑容也变得愈加狰狞起来,当车子被打开的瞬间,手上没有丝毫的停顿,一抹黑芒闪过,一条干枯的无比的手臂瞬间被削了下来。

“莎莎莎”干枯无比的手臂重重的落在地上,白色的粉末稀稀落落的落在地面,发出莎莎莎的声音,眯着眼看着眼前被我削掉一条手臂的怪物,脸上的笑容愈加狰狞。

“既然都来了,我就同时送你们上西天!”

挥动着手中的镰刀,锋利的镰刀瞬间将车子削出一道口子,锋利的刀刃径直向怪物的脑袋削去。

“扑通”刀刃还没有削下去的瞬间,怪物突然扑通一声跪倒在我的面前,我先是愣了一下,舔了舔嘴角已经干涸的鲜血咧嘴笑了起来:“现在你叫爷爷都没有用!”

说着挥动着镰刀直取怪物的脑袋。